师市医保定点医院 | 石河子唯一一家妇产专科医院
石河子首家妇产医院

首页 > 媒体报道

【感恩】 石河子京都妇产医院上演24小时生死营救!

来源:石河子京都妇产医院

  “你好,是谢奎吗?我是市中心血站的阿衣姑丽……”12月19日凌晨1点,正在睡梦中的谢奎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谢奎努力定了定神,才听清是市中心血站的来电。

  “……我们这有个产妇大出血,急需RH阴性B型血,情况很紧急,你能否来血站为她献些血?”

  产妇大出血那不就是两个人的生命吗?听到这话,今年已50岁的谢奎没有丝毫犹豫:“行,我现在就去。”挂了电话,谢奎才想起来,这三更半夜的,怎么去市里呢?毕竟,他住在石总场泉水地集,距离市区有20多公里呢!

  可那是两条人命啊,耽误不得。想到这,谢奎赶紧给连队有车的朋友打电话。朋友也是个热心肠,二十多分钟后,朋友驾车接上了他。

  深夜,汽车在石莫公路上急驰……

  两点多,当谢奎赶到中心血站时,他得知,和他一样有着被俗称为“熊猫血”的夏超超和杨金已献完血了。

  此时,距离维吾尔族产妇阿曼姑丽住进石河子京都妇产医院已近10个小时了。

  18日17时左右,住在沙湾县乌兰乌苏镇下三宫村二队的阿曼姑丽,在丈夫艾力江的陪同下,来到京都医院。如果不是肚子疼,她和丈夫已经坐上回喀什老家的火车了。夫妻俩来沙湾已8年了,靠开饭馆为生,他们原计划回喀什生孩子。

  来医院前,阿曼姑丽的肚子已经疼了大约6个小时。医院在为她做术前检查时,发现阿曼姑丽是RH阴性B型血。

  考虑到阿曼姑丽是“熊猫血”,害怕她生产时,若发生意外,不好处理,于是,医院建议阿曼姑丽转院。不料,这时阿曼姑丽的子宫口已张开,医院决定立即送阿曼姑丽进产房。

  在京都妇产医院主任医师付进忠和业务院长于建华等的帮助下,阿曼姑丽产下一名女婴。女婴虽因重度窒息出现不良反应,但经过医生们的合力抢救,生命体征终于稳定下来,医院随即将女婴转往上级医院。

  这时,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阿曼姑丽出现产后大出血。

  “赶紧去中心血站取血……”手术室里,在为阿曼姑丽注射缩宫素后,于建华一边徒手为她按摩子宫,一边喊了起来。

  此前,考虑到产妇有可能要输血,医院已联系了中心血站,血站刚好有400毫升新鲜的RH阴性B型血。得到产妇要输血的消息后,京都医院行政院长吴荣盛立即前往中心血站取血。

  这时,虽经医院的全力抢救,可阿曼姑丽的流血仍然止不住,血色素正一点一点往下降。考虑到阿曼姑丽失血量至少在2000毫升以上,而中心血站只有400毫升RH阴性B型新鲜血液,医院决定求助上级医院。当得知孕妇是“熊猫血”,而且是产后大出血时,考虑到血源的问题,上级医院没有接受京都医院的转院请求。

  没有足够的血源,病人就活不成,得想办法调血。20时45分,于建华又拔通了中心血站的电话。

  为防止意外的发生,医院果断为阿曼姑丽实施了子宫切除止血手术。这时,阿曼姑丽血色素只有2.9克,失血量至少在3500毫升以上,人早已处于昏迷状态。

  得知京都医院有个“熊猫血”产妇大出血,正命悬一线,还没下班的中心血站成分供血科主任刘红凤,立即和科里的杨琴、李雪对此前冰冻的RH阴性B型血进行解冻处理。正好,中心血站还有1200毫升的RH阴性B型冰冻血和540毫升的血浆。

  想到病人至少需要3500毫升的血液,而中心血站的冰冻血远远不够,刘红凤又打电话,叫来了血站体采科主任阿衣姑丽,让她赶紧联系“熊猫血”献血员。

  此时,时针已指向凌晨。刘红凤看了看一片漆黑的窗外,心想,这个时间点,恐怕能叫来的献血员不会多,于是,她又赶紧联系伊犁州血站奎屯分站。电话里,伊犁州血站奎屯分站值班人员听完刘红凤的介绍后,立即答应察看库存血情况。20分钟后,伊犁州血站奎屯分站回电,同意支援800毫升的RH阴性B型冰冻血。

  “那就赶快帮我们全部解冻……”这时,在场的京都妇产医院院长吴荣盛和中心血站所有加班工作人员悬着的心才稍微放松一点。

  18日深夜至19日凌晨,从石河子市到100公里之外的奎屯市,两家血站和石河子京都妇产医院联合挽救阿曼姑丽生命的动人故事,在寒冷的冬夜全面铺开。

  19日2时11分,石河子中心血站的540毫升血浆首先发往京都医院。

  在医学上,新鲜血液储存6天后,需冰冻红细胞保存,否则会造成血液浪费。但是解冻血液却需要6至8个小时——把冰冻血液先在水浴箱里融化,然后放进离心机内离心后,将血液中的上清液排掉,添加9%的浓盐水,再添加羟乙基淀粉;再离心,排掉上清液,再加0.1%的生理盐水,再加羟乙基淀粉……从18日21时多,杨琴和李雪当晚共重复了4遍相同的动作,只是每一次要添加不同份量的盐水。

  今年26岁的夏超超接到阿衣姑丽的求援电话时,是19日凌晨近两点。当时,她和丈夫还在看电视。放下求援电话,夏超超告诉丈夫,有一个产妇大出血,她必须去献血。由于近期夏超超免疫力一直很低,丈夫劝她考虑一下。

  “

  不行,是两条人命呢,我得去!”夏超超对丈夫说。

  夏超超也住在石总场北泉镇,只是住处位于军垦路石莲花园后面,虽距离市区较近,但是这里晚上基本搭不上车。

  “产妇就在京都医院,离咱家近,要不,我走过去吧。”“不行,走过去至少得40分钟,会耽误事情,你还是把情况给中心血站的工作人员反映一下。”夏超超觉得丈夫的话很在理,于是,她又给阿衣姑丽打电话说明了情况。

  阿衣姑丽告诉夏超超,献血地点是在中心血站,而不是京都医院。在阿衣姑丽的协调下,京都妇产医院派车把夏超超接到中心血站。2时40分,她开始献血。这已是夏超超第8次献血,而且每次都是400毫升。

  杨金是2时50分开始献血的。今年31岁的杨金是天业化工公司职工。当天,他正在值班。接到阿衣姑丽的电话后,他赶紧把情况向值班领导作了汇报,领导很支持他。随即,杨金便急匆匆地开车往市区赶。

  天业化工公司离市区有十七八公里的路程。杨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中心血站。

  杨金是上大学参加献血活动时,得知自己是稀有血型的。谢奎和夏超超都是在军垦文化广场游玩时,无意间登上采血车献血时,得知自己是稀有血型。他们三人,都曾多次献血。

  “当天凌晨,我联系了多位RH阴性B型血献血员,但有些人电话打不通,有些人不在石河子。他们三人接到我的求助电话后,都二话不说便往中心血站赶,每人献血400毫升。他们的行为很让人感动……”阿衣姑丽说。

  3时05分,当谢奎献完血后,中心血站又对三人的血液进行分析处理。

  3时47分,一直守候在中心血站的吴荣盛,把刚解冻好的1200毫升血液送回医院。

  4时44分,吴荣盛又把新采集、经检测符合标准的夏超超、杨金、谢奎三人的1200毫升新鲜血液送回医院。

  5时30分,京都妇产医院院长吴荣盛又派车赶往伊犁州血站奎屯分站取血。

  一直站在手术台边已十多个小时的付进忠看到,源源不断的血液输进阿曼姑丽的身体后,她的意识慢慢恢复了。

  经过2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9时49分,京都医院院长吴荣盛把从奎屯市取来的800毫升解冻血送到医院。

  当输完从奎屯市拿回的血液后,阿曼姑丽脸色开始红润起来。

  总计3600毫升血液输进阿曼姑丽体内后,17时,她已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

  整整24小时,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回的阿曼姑丽,又重新见到了第二天的太阳。

  “我们血站自2001年成立以来,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紧急的事情。令人欣慰的是,有三位献血员连夜赶来献血,伊犁州血站奎屯分站也向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12月24日,石河子中心血站站长常生军介绍说,自血站成立以来,全市发现的稀有血型献血者不到150人。这个群体的献血量,远远不能满足临床用血需求。

  12月23日,夏超超得知被救的是一名维吾尔族产妇后,她要求和记者一起前往京都医院看望阿曼姑丽。

  看到夏超超时,不太会说汉语的阿曼姑丽拉着她的手哭了起来,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连连道谢。

  “我们都是新疆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夏超超安慰着阿曼姑丽。

  “感谢石河子市中心血站和京都医院救了我妻子的命,是你们给了我妻子和女儿第二次生命……”艾力江说这番话时,泪如泉涌。

天山网讯(记者李秀摄影报道)

看看大家都在看什么

医院简介About Jingdu

    石河子市京都妇产医院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女性医疗、魅力维养、妇婴保健的智能化、酒店式女性健康园区……[详细]

专家团队Expert Panel更多>>

优惠活动Public Activity更多>>

特色技术 Special Therapy更多>>

预约挂号 在线咨询 来院路线 电话咨询

地址:石河子市北子午路10号原石河子饭店(客运中心旁或大转盘)
健康热线:09932030055               
新ICP备16001752号-1                

新公网安备 65910102000014号